柚柚家的小猫

August - Ch2

想了想还是双视角好了。想更好地讲这段感情。希望可以温暖一点,再温暖一点。是那种vlive中那种能够相视而笑的温暖。

Ch2


如果第一次我错过了你
我希望你幸福
如果命运给我第二次机会
我还希望你幸福
—姜丹尼尔

这不是姜丹尼尔第一次见到邕圣祐。如果要追溯,可能要说到初中。学生会长还是舞社社长,邕圣祐的名字是每天都能在女生们嘴里听到的,连他的三颗痣都广为人知。姜丹尼尔自然也见识过这位学长跳舞的帅气,领略过他在主席台上的精彩发言;通过周围女生们的八卦,连他种种习惯姜丹尼尔都不经意地了如指掌。姜丹尼尔对这位出名的学长有点好奇,但他并不真正认识邕圣祐。而等自己决定学习跳舞时,邕圣祐已经进入了另一所学校的高中部。
第二次见到邕圣祐时,自己已经步入了本校的高中。
那天,姜丹尼尔出校门时看到了正在等人的邕圣祐,出于好奇,姜丹尼尔也在旁边站着玩起了手机。他看见那个舞台上霸气外露、主席台上严肃冷静的人扑向了一个人的怀里,温柔得冲那个人笑,那个人也笑笑回应。
不知道为什么,心里不是滋味,姜丹尼尔下意识地转了头,有些苦涩地往家走。从那天起,一颗名叫邕圣祐的种子在他心里发了芽。姜丹尼尔不知道这究竟是种什么样的感情,但他明白,无论是什么样的感情,自己都应该祝邕圣祐幸福。
后来的日子里,从高中到大学,姜丹尼尔也不是没谈过恋爱,但始终是有些不在状态;几次感情都是不过一个月,自己有些冷淡,另一方提出了分手。“还是不够喜欢”是姜丹尼尔得出的结论。

为了完成本科最后一个暑假的摄影大作业,姜丹尼尔又去了日本。其实日本是他很熟悉的国家,祖父家就住在箱根,那个以温泉著名的地方。他拍过四月的樱花,十月的红叶,一月的富士山;可是他还没有拍过烟火大会。何况他想完成一组四季图。
他怎么也没想过自己会在箱根遇到那个人。当他的鲁尼跑走时,他只想着赶快把猫抱回来;可抬眼却看到了那个人,那张熟悉的脸,上面有像标志一样的三颗痣。姜丹尼尔愣了神,慌乱间双手交叉立正,向询问自己国家的学长局促地自我介绍。他悄悄地盯着对方,不自主地想看看、再看看那个五年没见过的人。
他还是那么好看,他温柔地摸着鲁尼,虽然眼里没有当初他见过的那种幸福。他过得不好吗?或者,他过得很好吗?
“我叫邕圣祐,是一个直博生,学的是计算机,”像是缓解尴尬般,眼前的人又说了一句,“不是理工宅男哦。”说着他把猫递给了姜丹尼尔。
他的眼睛微弯,刘海儿软塌塌地趴在脸上,可爱极了。他小巧的鼻子吸了吸,像有点慌乱,又摸了摸后颈。
不知道是谁起的话题,总之不知不觉地两个人聊了起来,一直到周围的住家都绕了几遍。分开的时候,姜丹尼尔自告奋勇地要了邕圣祐的手机号。

回家后,姜丹尼尔看着手机号发呆。他不知道现在的邕圣祐过着怎样的生活,也不知道自己现在对他的感情是什么样的。不想突然打扰他的生活,但看着通讯录里的名字又无法冷静下来。思来想去,姜丹尼尔还是决定忠实自己的内心:见他,想再见他。未来的事情未来再说,至少在日本的几天,他想陪在他身边。想着第二天可以见到邕圣祐,他美滋滋地靠在家里懒人沙发上,挠挠身边的猫,发了一条晚安,盘算着第二天要去旅馆门口“偶遇”,他记得初中时听说邕圣祐喜欢睡懒觉,怕是十点才会出来,那自己九点半左右出门比较好。想着想着,他就窝着睡着了。

第二天早,耐不住激动,他九点就跑出了家。可刚出了门,他又折了回来。看了看镜子中的自己,他换掉平常的T恤牛仔裤,挑了件黑衬衫黑裤子,故意没有扣上面的两颗扣子。镜子里的自己一反往常,显得很有成熟的魅力,他满意极了。但摆了几个帅气的动作后,姜丹尼尔又换了回去。“那样太奇怪了,可能会吓到他,不行不行;还得再等等。”他自己小声嘟囔着。
到了邕圣祐住的夕露庄附近,姜丹尼尔一眼看见了正往对面咖啡店走的邕圣祐。那人今天穿了一件白衬衫,黑色窄腿裤,好看极了。他点了一杯冰焦糖玛奇朵,然后开始吃起了冰激凌。出乎姜丹尼尔的意料,他竟然又买了第二个、第三个。“听说他的肠胃特别不好,以前有一次他好像比完赛就被搀下去了。”以前女生们八卦的话回响在姜丹尼尔的脑海中。
姜丹尼尔匆忙地跑到邕圣祐旁边,装作“偶遇”地打招呼,然后迅速问出了他的担忧。听完邕圣祐的“偶尔放纵是乐趣”的回复,姜丹尼尔不由皱起了眉头。他怕他疼,但他也不能剥夺他的快乐,他想他一直快乐;至少,让他尽可能地快乐一些。
抛下一句“等我”,姜丹尼尔迅速地跑向了最近的药店,买好胃药又跑了回来,伸手把塑料袋递给邕圣祐。
一瞬间周围仿佛全静下来了,只有夏季的蝉鸣在耳边回响,还有心跳声,越来越急。对面的人冲他笑了,是那种自己曾经见过的,很温柔的,很幸福的笑容。那人又揉了揉他的头发,像只小猫一样腼腆地哼了一句“嗯~”。
汗从姜丹尼尔的鬓角往下流,留到了眼睛里,麻麻的。无法睁开双眼,这是梦吗?

August - Ch1

第一次写文,写的不好还请大家多多谅解,有什么建议或者意见都可以提的!
非现实向
大学生摄影师 X 博士生
第一章是以柚子哥哥的视角来写,是一个对事情很理性但是内心深处又会有小感性的文艺青年?(没有想好后面是双视角还是一直是柚子哥哥为主)总之柚子哥哥是一个很复杂性格的人,对爱情一直在思考,很懂别人的爱情但很不懂自己的爱情。
尼尔的性格我还要拿捏一下,因为柚子哥哥的角色会写的很丰满,所以尽量也会把尼尔写的丰满。


Ch1


这是邕圣祐跟男友分手的第二天,也是他决定分手的第367天。

“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,”他泡在热水里缓缓地摇晃着红酒杯,冷静地回顾着这段长达两年的关系。
他将自己全部沉入热水中,感受着头脑逐渐变得清醒,更清醒。然后倏地探出了头,大口地呼吸着外面的冷气。
“说不痛大概是假的,不过一定不是为分手而痛。
大概是太孤独了吧。可是一个没有爱人能力的人,有什么权利说孤独呢。”

邕圣祐谈过两任男友。
高中时的那人情感丰富,捧他在手心,但脾气也是不可理喻地暴躁;两人的感情像做过山车一样跌宕起伏。
最后,邕圣祐只记得自己的委曲求全和最后对方扔来的一条分手微信。那人也不是没再来找过他,但巧的是他想好了分开,做好决定,从不优柔寡断。

大学的这位性格倒是完全相反,理智过头,比邕圣祐更胜一筹。两个人在一起后的一百天,就已然像是一起多年一样平淡。平淡得近乎于无味。
邕圣祐不是没想过调节一下关系,但最后只得认输。他旁敲侧击问对方想要什么,对方回答一句“没什么需要的”;他给对方买礼物,只能换来一句“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”。他知道,他很偶尔,很偶尔的时候也想收到礼物,只要是对方送的就好。他知道,他很偶尔,很偶尔的时候也想被摸摸头,被大大的拥抱。

他不知道,为什么这段感情,这么快就变成了这样。他不知道该怎么做。但他很清楚,他不想这样生活一辈子,“那会像监狱一样吧”,当时还没分手的他笑着和金在奂说,“我喜欢他,但可能也就到此为止了。分手的话,我还说不出口。我在等我能说出口的那天。”


分手的第二天,邕圣祐就一个人跑到了日本。这个礼貌的国度,其实疏离得很;但他就是爱这种疏离。他一个人漫步在东京的街道,在便利店吃了许多没见过的零食;他一个人去了国立博物馆,虽然看不懂但还是把每一个展厅转了一遍;他跑到喧闹的秋叶原,把所有在网上见过但没用过的耳机都试了一遍。晚上一个人回到浅草寺的居所,放下了啤酒,找了瓶带来的红酒。
这里,大概是天堂吧,他想。泡在酒店的小浴缸里,将自己放空在当地文化中,慢慢地琢磨着下一天的行程。


看多了大城市的喧嚣,邕圣祐不免想与世隔绝一阵子。箱根是他最终的选择。下了列车,坐公交远离了游客众多的车站一带,到了元箱根港。收拾好行李,听完前台介绍的早晚饭,品尝了赠送的和果子,他慢慢踱步在路上闲逛。
清新的空气,不同于那些生活过的城市。宁静的街道,自己也逐渐真正放下回忆,放过自己。

“喵~”一只小猫从树丛里跑出来蹭上了他的裤腿,仿佛他是主人般盯着他。独自旅行中突然出现的宝物,像是平淡中的一块糖,令邕圣祐忍不住蹲下去,怜惜地摸摸他的头又挠了挠他的下巴,带着很久没有流露的温柔,“小可爱,你是谁呀?哥哥抱抱你好不好?”

话说着,一顶金灿灿的头发跑了过来,用干瘪的日语说着“抱歉抱歉”。“您是韩国人吗?”邕圣祐微笑地问,却在“金灿灿”抬眼时愣了神。真像一只萨摩啊,白白的,笑盈盈的,啊还有颗泪痣,真好看。
“金灿灿”听到问句也愣住了,不禁惊讶于遇到国人这件事以及面前这个老乡惊人的样貌。
有点激动也有点紧张,“金灿灿”局促地立正,双手交叉,“我叫姜丹尼尔,是个大学生,学摄影的,来这里探亲。”一边说,他一边偷偷观察着邕圣祐。邕圣祐点点头,将怀中的猫递给他,也简单地介绍了自己博士生的身份。两个人略带尴尬地边聊边走,不知不觉竟把附近的地方也转得差不多了。
最后姜丹尼尔以“可以做哥的导游”为名提出要电话。拗不过年轻孩子的热情,邕圣祐和他交换了电话。


夜晚的星空璀璨,浸在温泉水中的身体泛着红,邕圣祐这时已然放过自己,不再想那些已经过去的儿女情长,或是“自己究竟会不会爱”的疑问,而是开始琢磨起自己的下一个学术课题。
但不知是不是喝了点酒的缘故,白天碰见的青年总在脑海中闪现:他真好看,有那样一颗泪痣,却偏偏还有那样灿烂的笑容。这样的人,应该是像阳光一样温暖的吧。这样想着,那人竟发了条短信,一条有些莫名其妙的“晚安”。

第二天,邕圣祐对于前一夜被搅乱的思绪并没有再想什么。“拥有成熟的感情”一直是邕圣祐被金在奂和黄旼炫两个好友所夸赞的事。
但巧的是,邕圣祐一出门不久就又遇到了姜丹尼尔。
那时邕圣祐正在旅馆对面的咖啡厅吃他的第三个冰激凌,他就见一只顶着金灿灿的萨摩耶跑了过来。“嗨,哥!你吃这么多冰激凌,没事儿吧?”
邕圣祐被他毫不陌生地叫哥的热情吓到了,但还是摇摇头,用舌头小心地舔舔嘴边的冰激凌微微笑着说,“我肠胃一直不好,但偶尔放纵也是生活的快乐之处。来这边发现真的有好多口味的冰激凌,都没太见过,就想着把没见过的都吃一遍。”
“哦这样啊。”姜丹尼尔若有所思地看了看他,然后说了句“等我”就跑开了。
邕圣祐没仔细想姜丹尼尔为什么知道自己吃了很多个冰激凌,只是默不作声地继续感受着周围的静谧。

十五分钟后,姜丹尼尔呼哧呼哧地喘着跑了回来,将手中的塑料袋伸向了邕圣祐,“哥,这里有胃药,以防万一。”邕圣祐抬头看向他笑得灿烂又带着汗珠的脸。他正好挡住了太阳,但却比太阳更加舒适。

邕圣祐感觉自己的心跳断了一拍,但又马上恢复。笑着接过塑料袋,不自主地揉了揉对方金灿灿的头发。“啊,果然和想的一样,软软的。”他悄悄地在心里记了一笔。